黑社会打架视频 现场揭露广东廉江黑帮打架视频 广东廉江黑帮照片显示谁是老大

发布时间:2019-11-26 来源:春季如何养生

  通过调查,日本黑帮似乎也涉及黄赌毒一类的。黄在日本法律内有空间,赌和毒似乎也是违法的。当然,一般黑帮还是尽量不去越雷池和采取踩线走的方式的,那么中国存在吗?

  南方日报记者经过近一年的走访调查,于今年8月27日刊发了《“雅塘的高岭土都是吴亚贤的”》的报道,揭露了以吴亚贤为首的廉江矿霸的黑恶势力。在矿霸团伙“过堂受审”首日,记者再次全面揭露吴亚贤黑帮的成长与覆灭历程。

  扮和尚四处行骗

  湛江市公检机关经过一年多的艰苦调查,终于将这个成员多达22名、涉嫌罪名多达十余宗的黑帮团伙送上法庭。34页厚重的起诉书,公诉人足足念了一个半小时。

  起诉书显示,被告人吴亚贤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主要以假扮和尚诈骗群众钱财,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吴年轻的时候假扮成和尚,经常瞄准有钱人行骗,且屡屡得手。

  通过诈骗聚敛财富后,自2000年以来,吴亚贤通过施予小恩小惠等手段,先后吸收一批社会闲散人员,随着成文和不成文规定的制定,以吴亚贤为组织、领导者,以吴日旺、吴仔君、温亚华等人为骨干,以其他弟兄为成员的黑社会组织已经形成。

  为了非法敛集更多财富,吴亚贤领导团伙成立了广东大众矿业有限公司、廉江市雅塘镇大众沙场、廉江市大众木业有公司等7家企业。

  这些公司正是吴亚贤黑帮的“窝点”。据起诉书,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广东大众矿业有限公司为幌子,通过开设赌场、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追逐暴利,短短几年内迅速聚敛了巨额财富。

  霸占矿场公然开枪杀人

  为了获取巨额利润,吴亚贤用尽恐吓、威胁和殴打等手段霸占矿场,通过暴力排除竞争对手。

  “雅塘镇所有高岭土都是吴亚贤的!”此前,在南方日报记者的调查中,不少雅塘老百姓直称吴亚贤奸诈凶狠。更有甚者,吴亚贤为了抢矿,竟向矿场公然开火。随着矿场工人莫孙运中枪身亡,最终才让嚣张10多年的“廉江黑帮”最终走向覆灭。

  从2009年2月开始,吴亚贤在与雅塘镇大��村的罗某争抢四角塘车站高岭土的过程中产生矛盾。2009年9月26日晚上9时许,吴亚贤命令手下吴日旺组织成员,持枪到四角矿场“喷”(指开枪打)残罗某及在矿场干活的人。

  起诉书称,27日凌晨1时许,吴日旺、吴日敷、曹日坚3人各持一支猎枪向矿场人、车集中的方向开枪扫射。当时在矿场工作的工人莫孙运当场遭枪击身亡,此外还有一名矿工中弹后受伤。

  “9・27枪击案”引起湛江市公安局的高度重视。2009年10月27日,吴亚贤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6日,吴亚贤被正式逮捕。

  指使手下围殴派出所长

  为了保护华南糖业股份有限公司免遭吴亚贤强收保护费,时任雅塘镇派出所所长符某遭到吴亚贤黑帮的围殴,至今仍满身疾病。

  2003年10月开始,吴亚贤就开始怂恿煽动100多名甘蔗农户到糖厂闹事,阻止运载甘蔗的车辆进入糖厂,严重阻碍了糖厂的正常生产经营。期间,他威逼华南糖业有限公司签订协议,每个月支付给他8000元所谓的治安管理费。据湛江检察院起诉,2003年至2004年榨季,吴亚小儿癫痫服用丙戊酸钠发作贤共向华南糖业有限公司收取了4.8万元“治安管理费”。

  2006年12月,吴亚贤多次指使手下截留过往甘蔗车,强行收购后高价卖给糖厂。在12月4日爆发的一次冲突中,糖厂不得不报警,时任雅塘镇派出所所长的符某通知了值班民警钟志华和另外7名治安队员一起出警处理。

  吴亚贤手下蓝建根本不听警察劝阻,于是符某掏出手铐扣住蓝建并准备将其带走。让他意料不及的是,竟然有10多个人过来将符某等警察紧紧包围,欲将蓝建抢走。

  据起诉书描述,尽管钟志华向天鸣枪示警,但这些人根本毫不理会强行将蓝建抢走。随后,吴亚贤等人驾驶一辆奔驰小车拦停在派出所的警车前面。黑帮成员几十人围着警车威胁要打死符某,将其和几名警员围困在车里长达一个小时,还有人在警车两边推拱试图将车推翻,并用烂布条堵塞了警车的排气管。后来,当符某下车准备向领导汇报时,吴亚贤指使手下殴打符某,符某被拉倒在地,遭到黑帮人员的疯狂围殴。

  起诉书透露,案发后,吴亚贤为躲避法律的制裁,指使马仔吴仔君帮他包揽顶替罪行,并许诺事后帮其在廉江购买住房。

   庭审直击

  黑老大翻供马仔如实招供

  昨天,“廉江黑帮”案件在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面对公诉人的审问,吴亚贤对犯罪事实拒不承认,但马仔吴日旺如实招供。南方日报记者从庭审现场获悉,吴亚贤的弟弟吴树琴曾是廉江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第二中队指导员,正是警察弟弟为黑帮哥哥提供了后方保护。

  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吴亚贤在庭审中矢口否认。吴亚贤称,大众矿业公司只是负责收购,除在两个自己的矿场开采外,其它都是从别的矿场收购,自己并没有因为抢矿而恐吓、威胁别人。

  此外,他先称自己不知道国土部门对公司下发的关于非法采矿的整顿通知,后又称自己知道通知,但国土部门存在误解,下发的行政处罚通知有误。他甚至称,2005年9月27日那天,他并没有派人去围堵国土执法人员,他知道围堵的事情后甚至还专门请执法人员吃饭,咨询办理开采许可证的事情。

  至于殴打派出所所长一事,吴亚贤更称自己当天中午只是路过现场,到一个酒店吃饭,自己并不认识蓝建,也并非他指使。

  当问及是否存在强迫苏某等将“沙产桥下沙场”低价贱卖的时候,吴亚贤称当时沙场已经没有沙可采,8万元只是为了购买苏某的采沙设备,价格已经不低。而吴亚贤的回答,也一度让公诉人员打断:“不用说了,你都是说谎!”

  在十多项指控罪名中,吴亚贤承认的只有“抽逃出资罪”。然而,与老大不同的是,在下午的庭审中,吴日旺则向法院交代,枪击事件是“老板”指使,事后,吴亚贤付给他3000元,给吴仔君、王优如各5000元,给邹才董10000元。吴日旺还交代了其它犯罪事实。

  警察弟弟充当狗头军师

  南方日报记者在庭审中获悉,吴亚贤的弟弟吴树琴充当了黑帮的“保护伞”。吴树琴原是廉江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第二中队指导员,2009年11月,吴树琴因涉嫌包庇行为,被湛江市纪委双规。今年2月,吴树琴因涉嫌包庇罪被逮捕。

  据称,吴树琴用自己身份证在廉江市一家银行开了私人账户,负责接收大众矿业的经营款,然后再从小孩睡觉时突然抽搐私人账户转到公司账户,这主要是为了帮助公司逃税。吴树琴还积极参与公司的非法经营运作,帮助公司抢地,为公司事务疏通各方面关系及提供逃避国家机关处罚的信息和帮助。

  吴日旺在庭审中说,枪击打死莫孙运后,吴树琴曾教他们,把电话扔掉,无论是谁问都不要承认枪杀事件等。

  广东省廉江市雅塘镇发生暴徒持枪抢地事件,有一人死亡,公安至今未有抓捕任何人。村民指责公安包庇黑社会人员行使暴力,严重干扰社会安宁,村民感到十分愤怒和恐慌。(冯日遥报道)

  该枪击事件发生在一个多星期前,在廉江市雅塘镇大��村内,当晚有十多名相信是黑社会人员,持枪到一块属私人拥有的土地上,将看守人员驱赶,混乱中传出数声枪响,有一名村民中弹死亡,公安到达时,闹事者已逃去无踪。大

  ��村村民莫先生指,被枪杀村民的尸体,事后被公安抬走。他说:当晚一名村民被打死了,因为那块地是做白泥的,那个被打死的村民亦是做白泥的,事发后,村民报警,但那些人都全部走了。记者问:那尸体呢?他回答记者说:尸体都被公安带走了,当晚已立即被抬走,听说被带到湛江或廉江市公安那儿,至今都未有调查结果。

  村民都相信事件涉及黑势力,莫先生指,当地黑势力十分嚣张,他们发动人员强抢村民土地的暴力事件,以往发生多次,但村民报警求助后,事件最后都是不了了知。莫先生说,听闻当地一名黑社会头目,使了很多钱收卖廉江市的公安人员,以致他们多番犯案,最终都能脱罪或避过抓捕。村民对公安不予作为,感到十分愤怒,但却敢怒而不敢言。

  另一名村民陈小姐指,村民对暴力事件感到十分恐慌。黑势力在市内开设赌场及夜总会,严重败坏社会风气,他们又经常发生街头殴斗,为免累及无辜,村民�o有哑忍及自己小心一些。她说:我们这儿的冶安很差,经常有人抢野,你反抗就会被打,�o有被他们抢,夜总会门前经常有很多人聚集,又经常发生殴斗,争女仔罢,我们都不敢深夜外出。

  陈小姐说,自从当地开设夜总会及赌场后,经常有十几岁的青年出入这些地方,陈小姐批评这些地方荼毒青年,令近年社会冶安差了很多,但地方公安从来没有正视问题,令村民感到十分无奈。

  有网民发帖指,涉及这次开枪掠地事件是一名姓吴的黑社会头目,他是一间矿业公司的董事。三年多前,他带大批打手到市场,强行以低于市价收购甘蔗,蔗农不服报警,时任雅塘派出所所长出警到达后,被吴某的打手围攻殴打,他寻求上级支援,但警员三个小时后才到达,所长已经被人打至遍体鳞伤,当时吴某还威胁要将所长赶出雅塘镇。后来不到三个月,该所长被指打击私彩不力被撤职查办,从此没有人再敢去管黑社会的事。

  发帖人指,今年3月吴某被选为市人大代表和市政协常委后,他的活动范围更深入各个行业。在雅塘镇所有林木不能外卖给别人,都要低于市场价卖给他的矿业公司。废品回收商每吨货物要收100元保护费,蔗农将甘蔗运往糖厂时,货品要先交派驻糖厂门口的黑社会人员,然后按重量以低于糖厂收购价10-20元不等的价钱给予蔗农。

  记者多次致电廉江市公安局,但电话一直被占线,无法打通。而市委办公室及市政府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至于被村民点名的矿业公司,电话亦一直没有人接听。

  5月23日,湖北省咸宁武汉去哪治癫痫病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汉、刘维等36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故意杀人罪等案件一审公开宣判,判处刘汉、刘维等5名被告人死刑,5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4人无期徒刑,22人有期徒刑。目前判决是一审判决。如果检察机关抗诉或有被告人上诉,经过二审程序,不排除部分被告人刑种、刑期改变的可能;将来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也可能出现“变数”。被告人的命运,并未“尘埃落定”。但从案件侦查、起诉到一审判决,司法机关已用扎实的证据、准确的认定,对他们的行为作了严厉的否定评价。从3月31日第一天庭审到宣判,近两个月时间内,这一案件持续成为公众关注焦点。司法机关为侦办这一案件所付出的努力,法庭对被告人辩护权的充分保障等,得到社会各界高度评价,在此不赘。笔者想结合本案,就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防范、发现和打击,谈一些粗浅看法。

  和个人犯罪和一般共同犯罪相比,有组织犯罪的破坏力要大得多;和其他有组织犯罪形式相比,以暴力为手段或后盾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破坏经济秩序,危害公民生命财产安全,使公众失去安全感,威胁社会稳定,社会危害尤甚。作为十八大以来司法机关查处的性质最为严重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刘汉、刘维案件的宣判,再次彰显国家严厉打击这类犯罪的坚定决心。

  第一,一审判决有关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性质认定准确无误。对于检察机关指控尤其是多起命案指控,刘汉、刘维多予以否认,“这人我不认识”、“这件事我不知道”、“这是其他人干的,后来才有人告诉我”、“这都与我无关”……成了他们法庭上的“口头禅”。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是指组织、领导或者参加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当同时具备以下特征:(1)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2)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3)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4)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在法庭上,检察机关出示的大量证据,证实刘汉、刘维案件中,其组织形式已同时具备了刑法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四个特征。一审法院对其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性质认定,准确无误。

  第二,刘汉、刘维作为主犯对犯罪集团全部罪行承担责任符合法律规定。刘汉、刘维的死刑,“来源于”故意杀人罪;因其他罪行所获刑罚,均被死刑“吸收”。二人并未亲自实施杀人行为,为此承担最重的责任,是否符合法律?部分人对此不无疑问。刑法第26条对有组织犯罪中主犯和首犯的刑事责任,作了这样的规定:“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对于刘汉、刘维是否犯罪集团的主犯乃至首犯,庭审过程中控辩双方作了激烈辩论。黑龙江治疗癫痫病医院检察机关出示的证据显示,尽管该组织在具体的犯罪中分中有合、合中有分,但是整个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是紧紧围绕着刘汉、刘维、孙某某三个人展开的。刘汉、刘维的首犯身份,毋庸置疑;二人对集团所犯包括故意杀人罪在内的全部罪行承担责任,有明确法律依据。

  第三,黑社会组织犯罪的新动向是往往以合法经营形象示人,使得这类犯罪隐秘性更强。暴力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重要特征,但如果暴力威慑足以实现犯罪目的,那么,对犯罪组织来说,“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比动用暴力更优的选择。法庭确认,刘汉、刘维组织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5起,致7人死亡、2人受伤;实施非法拘禁一起,致1人死亡。但笔者研究案发时间发现,大多数命案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包括本案在内,近年来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以暴力威胁为后盾,但真正动用暴力的却不多,更多时候犯罪组织以合法经营形象示人,使得这类犯罪隐秘性更强。同时,为了更好伪装,一些犯罪组织千方百计捞取各种资本、增加各种光环。刘汉曾任四川省商会副会长,九届四川省政协委员,十届、十一届四川省政协常委。而通过社会捐助等形式,汉龙集团在社会上也有不错口碑。这些,加大了识别和打击这类犯罪的难度。

  第四,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必须坚持“露头就打”。法庭认定,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刘汉、刘维犯罪组织在四川省广汉市、成都市、什邡市、绵阳市等地实施开设赌场、敲诈勒索、串通投标、骗取贷款等非法敛财行为,并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非法买卖枪支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严重破坏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可以想象,二十多年时间内,犯罪涉及地方的经济秩序,经历了怎样的混乱;当地百姓尤其是受到犯罪直接侵害的被害人,人身权利遭受怎样的伤害,心情会是何等的压抑。公正虽然迟到,但终于没有缺席,这固然令人欣慰。然而,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何以横行二十多年?如何让百姓不再经历同样痛楚?这样的追问,不应随着该案审判结束而停止。

  最后,说一说“保护伞”的问题。上一个问题,也可以从中部分找到答案。一个犯罪组织横行二十多年敛财数百亿多起命案在身却长期得不到查处,没有“保护伞”庇护,这是不可想象的。5月23日宣判的36名被告人中,即包括刘学军(四川省德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原政委)、刘忠伟(四川省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和吕斌(四川省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原处长)。三人因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十三年、十一年。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将“保护伞”作为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要件:“(三)通过贿赂、威胁等手段,引诱、逼迫国家工作人员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或者为其提供非法保护。”虽然之后立法并未将“保护伞”作为认定的必要要件,但从现实看,几乎所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都有“保护伞”庇护。而且,组织越壮大犯罪越猖獗,其“保护伞”也就越“浓密”。不彻底打掉“保护伞”,打击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必将举步维艰。从事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是一条“不归路”,对此,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然而,在巨大利益诱惑、侥幸心理驱使下,一些人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希望刘汉、刘维案件能让仍在这条路上的人意识到危险,及早悬崖勒马。

友情链接: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重点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武汉中际中西医结合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 贵阳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癫痫病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癫痫病如何治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